节能减排冲刺 电解铝或成重灾区

更新时间:2015-09-12 17:39:36    点击次数:370次

离完成“十一五”规划目标只剩下最后一个季度的时间,尚未完成节能减排任务的地方政府心急如焚。出口受阻、电价上调以及有可能的大面积拉闸限电,将推进铝业小产能企业的关停,铝业或将迎来新一轮的洗牌。

铁腕减排席卷全国

根据中国“十一五”经济发展规划,从2006年至2010年间,要完成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降低20%左右的目标。目前,除北京和天津两地外,其他省市均未能完成任务。9月7日,工信部运行监测协调局联合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发布的《2009年中国工业经济运行夏季报告》(下称《夏季报告》)中首次提及要运用“行政手段”确保淘汰落后产能任务的完成。只剩下最后一个季度的时间,尚未完成节能减排任务的地方政府心急如焚。时间紧迫,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直接拉闸限电。7月底开始,浙江、江苏、河北、山西等省份已相继对高耗能、高耗电(下称“两高”)行业如水泥、钢铁开始大范围限电甚至断电。

统计数据显示,“十一五”前四年中国单位GDP能耗累计下降了15.60%,但今年上半年不降反增0.09%。有业内人士就担心,光拉水泥、钢铁的闸很难完成任务,电解铝行业将成为下一个被“重点”关照的对象。从整个产业链的生产过程看,电解铝是“名副其实”的两高行业。光电解铝生产所需的电力一项,其消耗就占了全国电力消耗的近10%。回顾最近几年的宏观调控政策,每一次电解铝都榜上有名。

今年5月5日,国务院全国节能减排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中提出:对能源消耗超过已有国家和地方单位产品能耗(电耗)限额标准的,实行惩罚性价格政策。仅仅9天过后,发改委、电监会、国家能源局联合下发《关于清理对高耗能企业优惠电价等问题的通知》,要求各地全面清理对高耗能企业的用电价格优惠。

电解铝生产中,用电能耗是企业最主要的成本,约占41%。按照目前吨铝平均耗电15000度估算,网电每上升0.01元/度,吨铝成本将增加150元。而电价此次调价幅度可谓历史之最,淘汰类由0.2 上涨为0.3,涨幅为50%;限制类由0.05 上涨为0.1,涨幅高达100%。以河南省为例,7月取消优惠电价后,电价从0.45~0.47元直接上涨至0.55元,吨铝成本增加大约1200元(含税)。

因此,如果减排效果不理想,首当其冲的行业就将是电解铝。9月13日,据上海有色网消息,广西省要求从当天起该省电解铝企业进行实质性减产。

从目前限电的区域上看,实行限电措施的省市主要集中在能耗较大的华东和资源丰富的华北地区。如果电解铝被大面积限电,重点被限的区域应该在能耗量较大的中东部地区,如江苏、河北、山西、浙江和河南等地。

铝企三面受敌

2006年全年,我国氧化铝和铝材产量分别为1370万吨和833.69万吨,而今年上半年,氧化铝和铝材累计产量已经达到了1469.4万吨和976万吨;铝业用三年时间实现了产量翻番,充分体现了“中国速度”。

供给高增长的背后,是对铝制品市场高速成长的预期。2009年,美国交通运输业用铝占铝总消费量的32%,而我国仅占18.2%,业内人士由此寄希望国内高铁、轻轨等工业型材需求的大幅增长。但是,目前看来,梦想并未能在短期内成为现实。铝业高速扩张带来的产能、产量持续过剩的压力不容忽视。

夏季报告指出,2010年我国电解铝消费能力约为1600万吨,市场将过剩200万吨。全球铝市也处于过剩态势,世界金属统计局(WBMS)8月18日公布数据显示,2010年前6个月,全球原铝需求总计为1997万吨,同比增长约349万吨,但市场仍有31.4万吨的过剩量。截至5月末,伦敦、上海、美国和东京4个期货交易所的铝库存为505.1万吨,几乎是2008年年底库存量的两倍。

目前,我国电解铝产能约为1900万吨,占全球冶炼产能的42%左右,因此,铝价高低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产量的增长幅度。历史经验表明,当国内限制产能达到10%以上,会对铝价产生较大的正面刺激效果。因此,如果大面积拉了电解铝企业的闸,在影响开工率的同时会对铝价起到拉升的作用。

但是,大面积拉闸限电的政策手段只能带来短期利好,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行业的产能过剩问题。

2008年以来,包括铝材等我国多种铝制品出口已经连续三年遭到澳大利亚、加拿大、南非、美国等五个国家的反倾销、反补贴调查(下称“双反”)阻击,高额的双反税使国内相当部分的铝材企业无奈告别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市场。广东作为我国铝型材生产基地,自2008年8月加拿大对华铝型材立案双反裁定后,2009年对加出口爆跌64.6%;2009年6月澳大利亚对我国出口铝型材双反立案调查,当年广东铝型材出口下降24.6%。

出口受阻后的转内销,进一步加大了国内铝市供过于求的压力。

优惠电价取消以及惩罚性电价将进一步使部分企业步入亏损。特别是对小型电解铝企业来说,这些企业一般没有自有发电厂,多半依靠外购,企业成本对电价提升十分敏感。并且,小型铝企普遍现金流偏紧且能耗水平偏高,因此成本上涨的压力对其生存空间挤压作用非常明显。

9月6日,中国政府网公布了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国务院关于促进企业兼并重组的意见》。明确指出,汽车、钢铁、水泥、机械制造、电解铝、稀土等六大行业作为兼并重组重点予以推进。

目前,中国电解铝企业前五名产量占比仅为25%,行业集中度不高,民营企业较多。长期来看,拉闸限电以及电价上调有可能推进此类产能的关停或行业的兼并重组。在可预见的时期内,行业或将迎来新一轮的洗牌,“强者恒强”的行业态势将逐步确立。

作者为中国经营报社研究院分析师




分享按钮